• 8 十二月 2007

Google Reader 毁了家庭圣诞夜大餐

你用Google Reader——一个Google的网络服务的网络(不是桌面客户端)合成器——吗?我用。我甚至将它摄制成了我的FireFox浏览器的主页。然而,我并不知道Google Reader将我共享的信息播放到我Google谈话联系表单中的每个人手中,知道我今天在WebProNews上看到这篇文章!

该文章说,Google“促成”了其自身的Facebook-Beaconesue灾难(最近,facebook.com有相似的用户隐私问题——它在公共领域共享用户的购买信息)。实际上有一个Google Reader 用户在Google群上发出抱怨,因为由于该特性,它实际上毁了他家庭的圣诞夜晚宴:
“这听上去可能像是超级夸大,但是,该新特性实际上毁了我家的圣诞节!我在几天前放送了一些共同商讨的讯息,我想它们只会送到我的一些具有类似政治性心智的朋友那里。我并没有意识到,因为我和他在GChat上聊了天,这些聊天信息也会送到我的兄弟那里,而我的兄弟是一个不同的政治劝说类型。当他收到这些信息后,他向我的其他家庭成员发送了有关这些信息的一个不友好、气氛的电子邮件。他叫了我一个脏名,并且告诉我如果我不能容忍一些对抗,也许我们根本就不必再谈了,包括在圣诞晚餐上。我整个家庭在这个分裂性的政治问题上分了边,他们其中几个根本就不吭声。”
我发这个文章消息(顺便提一下,我特别喜欢上面那有趣的用户抱怨),不仅是要表达我对如今互联网环境的关注,用户隐私已越来越不能安全地保护在一个只有你自己可以访问的黑盒子里了;而且也表达我对美国人所享有的言论自由的尊幕(当然,它是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整个家庭在政治问题上分了边?喔!或许,只有当我们中国人有了这样的家庭,在那个时候,我将觉得真是很高兴。
它提醒我,“言论自由乃其他所有自由之母。”